• 铜梁区旧县街道:全面提升执行力 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8-12-24
  • “基因魔剪”安全性再遭质疑 2018-12-24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8-12-2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8-12-13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回复@笑傲江湖V:蠢货!就算用刷点软件也是有成本的啊,一个点击一分钱,也得七十多万,咱钱再多也不会这么烧吧? 2018-12-06
  • 中生代女演员“不用焦虑” 2018-12-06
  • 国地税怎么又合并了呢 一般来看 这是种集中资源的举动 2018-11-27





  •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邪骨仙风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8175-33400643/

    第九十八章 只要不踩狗尾巴,狗就不会乱咬人
        其河口身为?;谀诿排琶诙牡茏?,被一个杂役弟子当众打脸抽翻,要说他能吞下这口气恐怕没人相信,有几次他甚至忍不住想要出手,无奈对方此刻凶威太盛,逮谁咬谁,他只好暂避锋芒。

        放眼整个?;诙茏?,能一巴掌把他抽飞又能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的,也就只有那些真传弟子了吧,这条小狗果然不简单,实力隐藏得够深。

        自那一巴掌之后,其河口终是明白,那狗东西之所以敢如此嚣张地为所欲为,不是没有理由,而这个理由足够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可笑他还要强出头,简直蠢不可及。

        其河口知道,凭离垢里手里那点力量,根本没有战胜杜牧的可能,所以他非常明智地在杜牧将锋芒转向离垢里的时候,悄无声息离开人群,转身去往碧波居。

        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够出手帮他也愿意帮他的,大概就只有万中流师兄了,只是如此一来,自己就没有继续拒绝万师兄招揽的理由,铁定要站在他那一边了。

        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真不该替离垢里那个混账出面,现在好了,人家出来了,他自己倒收不了场。

        其河口来到碧波居,将事情缘由一五一十地说明白之后,静静地等着院中那人做决定。

        万中流想了想,道:“这件事你涉足不深,小肚子混是混了点,但不至于抓着你不放?!笨吹蕉苑交瓜肟?,已然明白他想说什么,道:“你去陆师弟那吧,将事情说明白,自然就能把你摘出来。至于杜师弟那里,我会跟他谈谈的?!?br />
        送走其河口,万中流无奈地砸了一下嘴,他数次对其河口露出招揽的意思,对方一直没有明确表态,没想到竟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对方的投靠,看样子倒是沾了那混蛋的光。

        一想到那个混蛋的尿性,万中流就痛苦的揉揉太阳穴,并没有十分把握,纵观十位真传弟子,唯一能让杜牧俯首帖耳的也许只有唐火儿一人,想到即将看到某女那张可恶的嘴脸,万中流更加的挠头了。

        在收纳一个内门排名第二的小弟和暂时向那魔女低头之间衡量一番,万中流最终做出选择。

        既然暴力女已经是唐少宗,那我这个师兄向未来掌座低头一回,想必也没人会说什么吧。

        万中流来到炽炎居,并未见到唐火儿,碰巧遇到金小元,这才知道唐火儿居然在杜牧的破魔居那里。

        ?;谒械茏永?,有资格单独拥有一个院落的唯有真传弟子,那混蛋这才刚刚回山,就得到这种待遇,再从“破魔居”字面上来看,其意义已经不言而明。

        破除魔咒之后的先天泄灵体终于得到宗门认可,可笑那群家伙居然没能发现其中的寓意。想必杜牧的修为也会在不久之后被宗门有意无意间泄露出来,那时候才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震撼。

        来到破魔居的时候,唐火儿在躺椅上正和一个明**人的少女有说有笑极为开心地聊着天,背后还有一个巨型螳螂在给她揉肩捶背,同时享受着对方手里满满一盘子的水果。

        见到万中流到来,唐火儿身子都没挪一下,呱唧呱唧啃着瓜果,道:“免开尊口,老娘这张脸没那么管用。顺便提醒你一句,杜狗才的修为你应该知道一些,但那绝不是全部,在这个气头上你就不要去自讨没趣了。你挨揍事小,丢我们真传面子才是大事,上上下下都叫一个混蛋给揍了,我这个少宗的面子往哪放?!?br />
        万中流怎么琢磨怎么不是个滋味,这番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大到他都不敢想象,本来还想着由唐火儿出面应该能摆平,看来事情并非如此。

        唐火儿道:“那条小狗是怎么上山的,上山那段时间是谁照顾的,你应该清楚。我们得感谢那几个笨蛋,是他们给我们提了个醒,只要不踩着狗尾巴,狗就不会乱咬人?!?br />
        螳螂泪流满面,还是大师姐英明啊,如果小爷早懂得这个道理,哪里会遭那么多活罪,于是捏肩敲背献媚更勤,这条粗腿可得牢牢抱住了。

        唐少宗说完就不再管他了,对瑶姬咯咯笑道:“我们刚才讲到哪儿了,哦,讲到你们在山下吃了一头银角兽?!?br />
        万中流心中一跳,那头银角兽他是知道的,是万宝门带来求亲的重宝,想不到居然被这光彩逼人的漂亮小妞给吃了,这得多大胆才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堂堂大道境重宝竟满足了口腹之欲,他不敢再想不敢再听,道了声别就匆匆走了。

        螳螂作为中州皇朝的国兽,掌握了很多常人不能掌握的秘密,连瑶姬那种空间之症都能想到解决办法,医治好陆人远自然不在话下。

        陆人远在极短的时间里被治好了,离垢里王长和干前三人就没那么好运了,在床上疼痛煎熬一天一夜,才收到药楼弟子送来的疗伤丹药,接骨的时候,他们再一次痛得昏厥过去,可以说对那条疯狗恨之入骨。

        这一天过后,那条疯狗安静下来,不再到处追着人咬,一切好像风平浪静了。

        第二日,练功房,入口处。

        “那不是恶人杜吗?”

        “是??!他怎么坐到练功房门口来了?”

        “难道是不让我们进去吗?”

        “现在人家是总管,坐到这里刷一下存在感也是可以的?!?br />
        “什么刷存在感,我看他是小人得志,耀武扬威来了?!?br />
        “嘘,你小点声,别让他听见。不知道他出手有多狠吗?!?br />
        “我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总管怎么了,总管就能为所欲为吗?!?br />
        这位一开始还慷慨激昂,一副正义在我身的架势,不过后面的声音愈来愈小,渐不可闻,显然底气不足。

        “各位师兄,来练功啊?!?br />
        杜牧从中间的椅子上站起来,半弓着身子,满脸讨好的笑容,就像长工碰见一群地主老爷。

        “杜师弟,你这是……”刚才那个弟子,大着胆子道。

        “哦,今天心情好,来收点债?!倍拍列Φ?。

        心情好就要收债?这是什么逻辑?就算收债也不该来修行阁啊,这里能是收债的地方?数十个弟子满腹狐疑,不过也没有多问,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杜牧高声道:“师兄们,加油修炼啊,内门弟子的位置在等着你们?!?br />
        众弟子哈哈大笑:“大总管,承您吉言?!?br />
        杜牧呵呵一笑,微笑地看着众人进入修行阁。

        王长低着头,跟在队伍最后面,想要混入进去。

        杜牧在他肩头轻轻一拍,叫道:“王师兄,这么急啊?!?br />
        王长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杜……杜……”在这一刻,他居然不知道该叫杜牧什么了,叫师弟吧,害怕对方生怒,叫总管吧,又叫不出口,他嘴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干脆把心一横,大声道:“姓杜的,你想干什么?!?br />
        杜牧道:“这样就想进入修行阁,你是当我不存在啊……”

        “你想怎样?”

        “简单,照规矩,十大弟子以后到练功房,都要缴纳过路费和练功房使用费?!?br />
        王长变色道:“修行阁什么时候有这规矩了?”

        杜牧笑道:“这是刚制定的规矩,还没公布出来?!?br />
        “那……不知需要缴纳多少的费用?”

        “哦,不多,每个月也就一颗元石而已?!?br />
        什么,这还不多?这已经是我每个月的禄用了。这不是说上面刚发下的禄用,一转手就要交上去了?那还发下来做什么。

        王长怀疑归怀疑,但这既是修行阁刚制定的规矩,也许是西门长老想要考验一下他们的心性吧,于是没多想,掏出一颗元石,不舍得的塞到杜牧手里。

        杜牧掂了掂元石,笑道:“行了,你可以进去了?!?br />
        ……

        一炷香过后。

        “这是什么时候的规矩?我怎么不知道修行阁还有这规矩?”干前的反应,明显跟王长如出一辙。

        “这是刚制定的规矩,怎么,你有意见?”杜牧冷笑道。

        干前自然也没胆子有意见,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双手把元石奉上。

        ……

        两柱香后。

        “什么时候定的规矩?我怎么不知道?”其河口和桑昆对视一眼,满脸迷茫。

        见到二人走后,杜九尧凑了上来,低声道:“杜师弟,这是修行阁的规矩?”

        ……

        “其师兄,你也交了使用费?”

        “是啊,王师弟也交了?”

        “不交不行呀,这是规矩啊?!?br />
        “可是,为什么普通弟子不交,只有外门和内门十大弟子才交!”

        “咦,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头?!?br />
        “不行,找他问个清楚。我们的元石,不能白交?!?br />
        几个人回到通道入口,立刻就听到了一句差点让他们崩溃的话。

        ……

        杜牧眨了眨眼睛,笑道:“谁说这是修行阁的规矩了?!?br />
        杜九尧一怔,道:“那……这规矩……”

        杜牧笑嘻嘻道:“这是我的规矩。不过师兄你是不用交的,谁叫你是九组出去的人呢?!?br />
        “你的规矩?”杜九尧呆了呆。

        王长、干前、其河口、桑昆无不目瞪口呆。        
    【网站地图】

  • 铜梁区旧县街道:全面提升执行力 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8-12-24
  • “基因魔剪”安全性再遭质疑 2018-12-24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8-12-2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8-12-13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回复@笑傲江湖V:蠢货!就算用刷点软件也是有成本的啊,一个点击一分钱,也得七十多万,咱钱再多也不会这么烧吧? 2018-12-06
  • 中生代女演员“不用焦虑” 2018-12-06
  • 国地税怎么又合并了呢 一般来看 这是种集中资源的举动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