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铜梁区旧县街道:全面提升执行力 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8-12-24
  • “基因魔剪”安全性再遭质疑 2018-12-24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8-12-2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8-12-13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回复@笑傲江湖V:蠢货!就算用刷点软件也是有成本的啊,一个点击一分钱,也得七十多万,咱钱再多也不会这么烧吧? 2018-12-06
  • 中生代女演员“不用焦虑” 2018-12-06
  • 国地税怎么又合并了呢 一般来看 这是种集中资源的举动 2018-11-27





  •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吐槽篮球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2896-33400606/

    第141章
        第141章  

        这些人本身就和左定侯无冤无仇,虽然左定侯算计了灵颐等人,残暴凶悍,但鞭子没有打到自己身上,总是不会知道疼的。他们甚至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左定侯原本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如今却是因为楚陌的强行出头,被无辜牵连到了其中。

        “就是,左定侯修为高深莫测,神威盖世,如今在这万墟山脉之中有谁能敌,没有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自己最终要被杀不说,徒然害了我们这么多条性命”

        有这种想法的人着实不在少数,好似这种人,自己没有本事,怨天尤人不说,却总是将种种过错怪责到出头之人身上,他们也不想想,如今的左定侯已经几近疯魔,早已不是原来的定北王府世子,他连灵颐这个王子和自己的得力手下都不放过,简直已经丧心病狂到了极致。难道没有人出来对付他,他就会放过这么多见证自己阴谋的人活着出去

        当即就有人反驳,“你们这些白痴,难道你们以为这个叫楚陌的不出手,左定侯就会放过我们不成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做这种天真的梦,真是不知所谓”

        “我只知道,要不是他妄自出头,左定侯就不会发威,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

        “也是,像你们这种狗腿子,到时候如果去舔舔左定侯的大腿,到时他说不定真的不会杀你”

        人们疯狂逃窜之余,又是各种争吵,一时间,场面喧嚣混乱到了极致。

        以顾轻舞为首,指挥着雍城人马不断地后退,听着其中一些人对于楚陌的指责,不禁一个个感到愤懑。诚然楚陌出手大部分是因为顾轻舞等人的原因,但不也同样是为了这漫山的人影搏那一线生机,如今一个个不感激,不帮忙也就罢了,还出言讥讽暗骂,让人不禁心生悲凉之感。

        灵颐,孟奇濬,水莺莺这些最大的受害者也是不禁个个低叹:明明左定侯才是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却要将一切都怪责到楚陌身上,典型的就是欺软怕硬这难道就是人性吗

        “哈哈哈哈”

        不断疯狂追击着楚陌的左定侯却是突然放声大笑,他明显也听到了底下众人对楚陌的谩骂。

        “楚陌,你听到了吗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以为是,竟然敢忤逆我,跟我作对,就连大家都看不过去了,你说你做人做到这个份上,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早点死了算了”又是一击猛然轰下。

        楚陌玄晶铁剑连连挥出,锋锐的剑芒纵横捭阖,连连躲避着凶猛的攻击,虽然浑身被伤得鲜血淋漓,狼狈不堪,但目光却是依旧坚定而又沉凝,充斥着不屈的意志。

        “我楚陌立身天地之间,行事问心无愧,又怎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我又岂会让一些和自己无关的人影响自己的本心”

        对于别人的谩骂讥讽,楚陌丝毫不放在心上,他从来就不会以救世主自居,也不会以别人的喜好为转移,一向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坚持本心,这才是他要走的道路。

        “咻咻咻咻”

        手中玄晶铁剑黑芒大盛,剑光凌冽,锋锐刺目,虽然不断被镇压,只能左躲右藏,狼狈逃窜,但他却从来没有放弃抵抗。自剑尖爆射出千重剑光,如雨如瀑,密集而且凌厉,虽然随着力量地不断被消耗威力已经大不如前,但其中所蕴含的气势却是比之前还要旺盛。

        “都这种时候了,还在逞口舌之便”左定侯面色狰狞,阴森的眸子中寒意刺骨,“你看你现在,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而已,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如果我是你,就应该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的跪伏下来求饶,或许我还会大发慈悲,给你一条生路哈哈,哈哈”

        楚陌冷哼道:“所以你不可能是我,也不配是我一个连本心都迷失了的人,即便实力再强大,也不过是任人摆布的牵线木偶罢了,傀儡一个,也敢在我面前充当大头”

        左定侯冷冷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难道你认为我真的杀不了你”双手托天,那被无尽黑雾缭绕犹如天柱一般的光柱微微一晃,竟然一分为三,随着左定侯双手一引,立时分三面迅猛地朝着楚陌怒砸而下。

        楚陌神色一震,扶摇羽翼伸展震动,本就极快的速度更是暴涨,犹如浮光掠影一般,迅速地躲避。

        “跑得了吗”左定侯眼神森寒,身形化为残影,迅猛追击。

        楚陌才刚堪堪避过那三道黑色光柱地一顿怒砸,身后却是有着一只硕大的拳头破开重重空间怒轰而来。

        左定侯不知道什么时候闪现在了楚陌背后,一拳轰出,犹如一座高峰沉降,挟带着无尽狂猛霸道之势,似乎想要一击将楚陌给粉碎在虚空中。

        楚陌身子微微一甩,玄晶铁?;味?,以剑锋相抵,却是刚好挡住了左定侯那一拳的去势。

        “砰”

        一拳轰击,楚陌鲜血狂喷,迅速倒飞开去。不过左定侯也不好受,他实力虽强,但玄晶铁剑何等锋锐,他一拳击在上面,威猛的拳头上也是留下了一道深可及骨的剑痕。

        带着点黑气的鲜血淌出,一股透彻心扉的屈辱与剧痛让左定侯恨欲狂。

        竟然又受伤了,明明已经占据绝对的上风,压着对方打,竟然还是被他给伤到了。这几乎让左定侯难以忍受。虽然只是一点小伤,但对于此时的他来说那就是绝对的耻辱。

        “好很好”左定侯仰天怒吼,“楚陌,你很能躲,我倒是要看看,别人是否也如同你一样能躲”左定侯眼神愈加森冷可怕,见短时间内难以追逐到楚陌,心底不禁发狂,身形一转,却是不再追击,反而挟带着那三道黑耀巨柱,朝着底下的人攻击而去。

        “我知道你或许不会在乎那些不相干的人的性命,但那卑微的雍城人马呢顾轻舞呢你也都不在乎吗”左定侯桀桀冷笑,手臂猛然挥下,那冲天的黑雾滚滚翻腾,凝实厚重犹如千仞巨山,居高临下猛轰而下,威势狂猛而霸道,镇压得空气都发出一阵刺耳的音爆之声。

        黑色光柱还没有落到实处,那厚重而又诡异的强大波动滚荡开来,压得地面都不断出现一道道如同沟壑的巨大裂痕。首当其冲之下,当场就有着数不清的人身体被爆碎开来,化为重重的血雾。

        左定侯何等实力,以他一重人王境的修为,在万墟山脉之中简直横扫无敌,尤其现在跟发了狂一般的拼命攻击,黑耀千仞猛攻之下,更是所向披靡,一路横推无敌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犹如一尊嗜血的魔神一般。

        “左定侯,你敢”楚陌呼吸急促,表情也是再也难以保持淡定。玄晶铁剑出手,不再躲避,化为一道流光,猛扑过去,一剑攻向左定侯。

        “果然是情深意重”左定侯桀桀冷笑,双拳齐出,猛地轰击过去。

        “轰隆隆”

        一阵激烈交战之下,楚陌再次倒飞而去,在他那强悍的身躯上又多了几道触目惊心的拳印。

        楚陌却是浑不在意,扶摇羽翼一震,才刚稳住身形,一个翻转之间,却是再次扑杀而上。

        漆黑而又厚重的玄晶铁剑上有着一缕缕黑色的精芒在其中流转,随着楚陌不要命的攻击,里面似乎有着暴虐的气息复苏一般,滚滚的威势散发开来,似乎一下变得更恐怖了。

        无数道剑芒劈斩过去,竟然让得左定侯的身形都微微滞了滞。

        趁着这难得的时机,楚陌当即身化剑光冲霄而起,手臂随着玄晶铁剑的剧震拼了命的挥舞,散发出一种奇妙的共鸣气机,身形闪烁犹如残影,重重叠叠的剑势施展开来,顷刻间将战剑诀的威能给发挥到了极致。

        楚陌已经完全豁出去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左定侯无情地屠戮,既然避不了,那就只能死战了。

        挟着无穷的凛然战意,抱着视死如归的无敌信念,在这一刻,楚陌将自身的潜能给催发到了极致,一道道数不清的剑芒席卷,宛如在空中凝结成了剑气的海洋,恐怖的锋芒包裹着左定侯,浪涛席卷,似乎要将后者给淹没在其中一般。

        “怎么可能,剑气竟然比刚才更强盛了”包括被席卷在其中的左定侯在内,所有人都不禁面露骇然之色。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啊,明明被伤得这么重了,已接近强弩之末,却是又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力,越挫越勇,当真是不可思议。

        “楚陌,你今天必须得死”左定侯不禁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第四百零四章并肩作战

        他虽然正处于癫狂之中,却也能够感觉到楚陌那无比可怖的潜能。后者不过是区区三重人漩境的修为,跟他这个一重人王境的强者战斗到现在居然都没有陨落,反而越挫越勇,一直在不断的反攻,这等惊艳之才,若是不趁早斩杀,日后迟早是大敌。

        “此子绝不能留”左定侯本就澎湃的杀意此时更是旺盛到了极致。

        朝天猛的一拳轰出,恐怖的波动如同潮水般蔓延,以极端霸道的姿态撕裂那汹涌的剑气海洋,身形挟带着滚滚黑雾从其中猛的横冲而出。

        “砰砰砰”

        又是三道无比霸道的拳劲,黑雾再次凝聚,化为了千仞巨柱,猛的朝下镇压。

        楚陌一剑斜斩,剑气海洋随之凝聚,最终全部融合凝结成了霸天绝地的一剑。这一剑威势滚滚,其中似乎有着尸山血海在那沉浮,挟带着他不屈的战意,横扫四野。

        “砰”

        剑芒最终还是碎裂开来,楚陌欣长的身躯被轰击得从空中坠落下来。鲜血狂喷,强悍的躯体似乎都出现了一丝裂痕,惨烈到了极致。

        他虽然战意无穷,但奈何差距实在过大,任凭他如何竭尽全力,正面冲击,绝难以讨到什么好

        “楚陌”一道曼妙的身影突然横冲过来,伸手接住了楚陌。不过由于那下坠力道实在过于狂猛,所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两人一起狠狠地砸落在地上。

        楚陌意识出现了一丝恍惚,朦胧中,似乎感觉自己被一股温润柔软所包裹。

        就在这一刹,一股刺目的金光冲天而起,一缕缕澎湃的生命气息涌入到了他的体内。

        “噼里啪啦”

        楚陌重伤的躯体被这股强大的生命气息所笼罩,原本破碎不堪的血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突然奇迹般地重组愈合。

        “轻舞”楚陌终于回复了清醒,他发现自己正被顾轻舞温柔的搂抱着,而在他们的中间,小龙蚕正在“咿咿呀呀”的怪叫着,金色的光芒不断地从它那小小的身体之中迸发,迅速地融入到他和顾轻舞的体内,“你怎么过来了,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么危险”感动之余,楚陌心底却是不禁一阵急切。刚才他的下坠之势何等凶猛,那股狂暴的力量震荡开来,以顾轻舞的修为强行伸手接他,简直就是一种找死的行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碾压成肉末。

        顾轻舞青丝飞舞,清丽而又苍白的面庞上沾染着殷红的血迹,明显是被那股余及到,所受的伤也不轻,还好有着小龙蚕那强大的生命气息源源不绝地灌溉支撑,否则只怕也是重伤的结果。

        “我知道”顾轻舞搂抱着楚陌,嘴角却是有着淡淡的笑容掀起,“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个人战斗,我要陪你”

        “轻舞”楚陌轻斥道。

        “我知道自己的实力低微,帮不上你,但我有小龙蚕,至少还能帮你疗伤”顾轻舞洒然一笑。

        “咿咿呀呀”小龙蚕在中间指手画脚,迎合着顾轻舞所说的话,不过看向楚陌之时却依旧是一脸的愤懑和不屑,似乎是在说自己是完全看在顾轻舞的份上,要不才懒得管你死活。

        “轰”

        就在这时,左定侯从高处跃下,带着新一轮的攻击再次猛攻下来。

        虽然楚陌二人深处在尘嚣之中,让他看不太真切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那刺目的金光却是如同小太阳,带着浓郁的生命气息,让他心底不由得感到一阵不安。

        “好,那就让我们并肩作战”楚陌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顾轻舞也是不会听的了,后者虽然看上去姿容憔悴,一副柔弱的样子,但平静的俏脸却是坚定而又执着,不是区区几句言语所能够动摇的??銮夜饲嵛杷档枚?,如果有小龙蚕坐镇后方,为他疗伤,他的机会也的确大很多。

        小龙蚕那股庞大的生命气息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良药,虽然只是一会儿的时间,但他已经感觉自己的伤势尽复,不止如此,血肉重组愈合,体魄也似乎变得更坚韧强大了几分。

        “记住,无论怎么样,你都要?;ず米约骸毖劭醋蠖ê钤俅喂ハ吕?,楚陌脱离了顾轻舞的怀抱。郑重叮咛一声,站起身来,身体再次冲霄而起。

        “左定侯,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楚陌大叫一声,玄晶铁剑连连挥出,挡住了左定侯,澎湃的剑气扫荡,立时又跟后者激战在了一起。

        “怎么可能”激战之中,左定侯感觉楚陌精力充沛,状态看上去竟然比巅峰时候都要好,心里的那股不安不由得更加浓郁了。不由得出手更加猛烈,浑身绽放出一股炽盛的黑光,竭尽所能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不安分的因子给斩杀在手中。

        “蓬”

        上百个回合下来,楚陌再一次被砸飞,这一次他受的伤,并不比之前的轻。

        不过他却早已经有准备,故意让自己摔向顾轻舞躲藏的方向,微微一侧,避免砸到顾轻舞的同时,强撑着一个翻滚就抱住了顾轻舞,刺目的金光带着强盛的生命气息再次迸发。

        “又是这股金光”这回左定侯看清楚了,那道金光似乎是从顾轻舞身上发出来的,“难道她身上有什么异宝”眼眸中惊异连连,迅速冲过去不想再给楚陌反扑的机会。

        楚陌却是抱着顾轻舞展开扶摇羽翼迅速地逃遁,虽然受了伤,又抱着一个人的情况下,速度什么的都会受到影响,但有小龙蚕的帮忙,支持一会儿却是没有问题。小龙蚕身上所蕴含的生命气息何等强大,只要有一会儿的时间,就足以让他的伤势尽复。

        本来按照楚陌的意思是直接把小龙蚕揣在自己的怀中上去战斗的,这样小龙蚕就能够随时随地地帮助他疗伤,他也可以不用让顾轻舞冒险,免了自己的后顾之忧,但小龙蚕却是紧紧拽着顾轻舞的衣服,抵死都不同意。

        “咿咿呀呀”的比划了一阵,楚陌总算是明白了它的意思,原来它是嫌跟着楚陌太危险。

        开什么玩笑,楚陌跟左定侯正面死战,随时都会被重创,小龙蚕待在楚陌的身上,万一一个不小心打到了它怎么办小龙蚕看向楚陌的目光不由得更加不善了,若非顾轻舞恳切地看着它,它甚至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咿咿呀呀”小龙蚕一顿地牢骚。

        终于,楚陌的伤又一次好了。

        手中迸发出一股力量,将顾轻舞平稳地甩了出去,身形一顿,再次勇猛地朝着左定侯攻了过去

        “轰隆隆”

        强大的力量激荡不休,看得人们一阵咂舌。

        “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大家大眼瞪小眼,似乎有些看不明白了。

        这都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了,楚陌每一次冲上去,最终的结果总是重伤而回,可是每一次,他只要抱着顾轻舞逃窜一会儿,就又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不只力量复苏过来,甚至变得更加凶猛了,打得左定侯都要手软了,一次比一次坚持的时间长,剑法也似乎变得更加玄妙莫测了。

        现在几乎人人都可以确定在顾轻舞的身上一定是有什么疗伤的至宝,可是这种至宝未免也太逆天了一些吧,疗伤无底线吗

        有好几次,左定侯都想要先将顾轻舞给解决掉,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憋屈了,不过每一次,楚陌都是不要命地挡在他面前,使尽浑身解数地攻击他,让他根本接近不了顾轻舞,除非他不顾一切,冒着将后背暴露给楚陌的危险也要动手。

        不过显然,左定侯并不是这么豁的出去的人,楚陌手中的玄晶铁剑威力巨大,他如果真的敢冒险,楚陌一剑劈斩下来,说不定真的有被斩杀的危险。

        好在他似乎也有着什么秘法,能够保证自己的战力不衰,虽然久战之下,看起来消耗很大,但却也始终没有力竭的现象。不过他的这种秘法施展起来似乎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大家可以清晰地看到,左定侯那本就清瘦的身体变得更是清减了,到达现在已经有一种皮包骨头的感觉,诡异非常,似乎是体内的本源正在被不断的消耗。

        相对来说,楚陌却是有着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尽管每一次都被打得很惨,但像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对手明明比自己强得多,却是杀不了自己的对手,刚好能够拿来当做磨刀石,他的战剑诀早已经到了瓶颈,正好借左定侯带给自己的庞大压力,突破自我。

        随着战斗的越久,越来越多的感悟汇聚在心头,他感觉这个时候已经不远了。

        “楚陌,我跟你拼了”左定侯愈加疯魔,一声长啸之下,一股滔天的黑气迸发而出,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在其中酝酿。在这一刻他看起来更加干瘪了,好像就只剩一副骷髅架子一般。

        “这是最后的疯狂吗”人们一个个皆是长出一口气,心思各异。虽然谁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的楚陌依旧是处于绝对的下风,每一次的冲击都似乎要多添一道伤,但照这种情形继续发展下去,左定侯最后只怕要被他给生生耗死,如果不趁现在还有余力做出殊死一搏的话,只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大多数人当然是希望楚陌能够获胜的,至少在目前看来,楚陌都属于是正义的一方,但也有一些贪婪之辈,却是希望双方能够两败俱伤,共同灭亡,他们心里觊觎顾轻舞身上的至宝,如果想要夺取,楚陌就必须得先死掉。

        毕竟一个强大到不惧生死敢跟人王境强者死磕的人太过可怕,他们即便心里有所想法,也不得不忌惮。

        “死,全部都要死”左定侯身上所喷吐的气息越来越恐怖,汹涌的杀伐之气涌动,有着横推一切的无上伟力,通过不断的爆发,其中所积蓄的力量甚至已经超脱了一重人王境的巅峰,铺天盖地的气息压得漫山的人都透不过气来,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只是想要杀楚陌,甚至要借这惊世一击,将在场所有的人都给毁灭。

        (本章完)
    【网站地图】

  • 铜梁区旧县街道:全面提升执行力 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8-12-24
  • “基因魔剪”安全性再遭质疑 2018-12-24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8-12-2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8-12-13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回复@笑傲江湖V:蠢货!就算用刷点软件也是有成本的啊,一个点击一分钱,也得七十多万,咱钱再多也不会这么烧吧? 2018-12-06
  • 中生代女演员“不用焦虑” 2018-12-06
  • 国地税怎么又合并了呢 一般来看 这是种集中资源的举动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