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牢牢抓住新时代广东发展的关键重点——三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2-16
  •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 2019-02-16
  • 铜梁区旧县街道:全面提升执行力 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8-12-24
  • “基因魔剪”安全性再遭质疑 2018-12-24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8-12-2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8-12-13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回复@笑傲江湖V:蠢货!就算用刷点软件也是有成本的啊,一个点击一分钱,也得七十多万,咱钱再多也不会这么烧吧? 2018-12-06
  • 中生代女演员“不用焦虑” 2018-12-06
  • 国地税怎么又合并了呢 一般来看 这是种集中资源的举动 2018-11-27





  •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一线洞天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6942-33400637/

    1-97 洪兴十三妹
        迟伟顿时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连刚刚拉开的门都忘了关。在外面旁听的柳南禾和方雅雅也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街道中学,居然搞的跟江湖一样。

        迟伟定了定神,坐回到审讯桌前:“还有个什么帮派,一五一十说吧?!?br />
        韩宗琪贼眉鼠眼的说:“警官,你得保证不罚我,我才能跟你说?!?br />
        迟伟笑道:“小兄弟,我这么跟你说吧。我是警察,你犯的事儿,该怎么处理就得怎么处理。我如果忽悠你说一定不罚你,那叫徇私枉法,你自己心里头也不信。不过你老实交代了呢,这是立功表现,我一定会详细记录下来?!?br />
        韩宗琪没有吭声,似乎心里在衡量利弊得失。迟伟也不催他,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柳南禾怒了努嘴,示意方雅雅取纸笔来,将韩宗琪所说的东西记下来。方雅雅点头答应了,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了录音键。至于纸笔什么的,好像成了原始人用的玩意儿,轻易没人使了。

        韩宗琪犹豫片刻,低声道:“学校里另外一个帮会,是女同学组成的,她们自称‘青龙十三妹’?!?br />
        迟伟愣了一下,道:“十三妹?这个帮会,全是女同学吗?”

        韩宗琪点点头,说:“嗯,全是女孩子?!?br />
        迟伟下意识的回头,试图去看柳南禾的表情,可转眼看到墙壁,才意识到柳南禾他们在外面。韩宗琪继续道:“其实她们也只是闹着玩,因为有些男孩子经常欺负她们,说些黄段子啊,偷走她们的课本啊,后来做的过火一点,偷看……偷看她们上厕所什么的。警察叔叔,这些事儿我可没干过,是那群男同学拍了视频拿给我看的?!?br />
        迟伟“嗯”了一声,道:“接着说吧?!彼睦锖苣擅?,照韩宗琪的说法,这群女同学成立帮派似乎是为了抵制心存不良的混混男同学,可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怎么在韩宗琪心目中变得那么不可思议了呢。

        韩宗琪道:“一开始吧,大家都觉得蛮新鲜的,也都觉得挺好玩。后来有几个女孩子加入进去,她们就变了。跟男同学一样,她们也开始欺负自己的同学,问她们要钱,看谁不爽就私底下教训人家,隔三差五出来通宵上网,我还知道……有几个女同学,被龙哥忽悠着哄上了床?!?br />
        迟伟脸色铁青,道:“行了,你老实告诉我,这群女同学,跟那个苗妙瑾的关系怎么样?”

        韩宗琪道:“苗妙瑾就是她们的十三妹,是她们最后收的一个成员?!?br />
        迟伟彻底傻眼了。这群小屁孩子,竟然玩的如此有鼻子有眼。真要让这样的人走上社会,那带来的会是什么结果?

        方雅雅惊讶的望了柳南禾一眼,道:“苗妙瑾是十三妹,我的天啊,那她怎么被害了?是那群男孩子做的吗?”

        柳南禾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案子已经破了。走吧,我们先去抓人?!?br />
        等迟伟出来的时候,柳南禾和方雅雅已经向上级做了汇报,两队警察也做好了待命的准备。行动之前,柳南禾给秦一燕打了个电话,让她马上去联系学校的生活老师,前往女生宿舍寻找一样东西。秦一燕听了以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二话没说便点头答应了。

        当天下午四点整,一辆辆警车驶往青龙集中学,一字排开,停在学校的大门口外。校方领导得到了派出所的通知,让保安打开大门,放警车驶了进去。

        街上的人看到那么多警车匆匆而来,还以为学校又发生命案了,纷纷嘀咕着说现在的警察太无能,离了监控镜头就不会办案子了,要搁在包青天的年代,凶手早就抓到了。

        一个年轻人不服气的说道:“哎,大叔,怎么说话呢,你咋知道包青天就一定能破掉?”

        那大叔道:“那当然了,电视里不都演了么,哪个案子没破掉???”

        年轻人道:“没破掉的案子,电视上当然不会演了。那都是剧本,事先写好的?!?br />
        大叔道:“那你也让这些警察破一个案子看看啊?!?br />
        话音刚落,一个中年人迅捷无比的从学校的院墙上翻了出来,纵身跳在地面上。两米多的院墙,在他眼中居然如同平地一般。围观的群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站在那里发愣,又有一个人原路跳了出来,拔腿向前面的那人追去。

        两人跑路的速度都很快,几秒钟后,前头那人就被人认了出来。

        “哎,那不是学校的体育老师展高飞吗?他跑什么???”

        “那么多警车过来了,他跑什么,还用说吗,一定是来抓他的?!?br />
        “抓他?哦,我知道了,这个家伙一定是杀人凶手。对了对了,他早几年就离婚了,一个壮年汉子,没个女人怎么行,邪火一上来,所以才害了个女学生?!?br />
        “没道理啊,展老师不像那种人啊?!?br />
        “那你说说,警察为什么要抓他?”

        展高飞确实在跑路,因为他知道,这么多警察大张旗鼓的来到学校,一定是掌握了什么确凿的实证。警车的声音响起来时,他正在操场上给学生上课,所以才这么快的跑了出来。只是他没想到一个刚刚进到学校里的男人,竟然直接反应过来,一直跟在自己背后穷追不舍。

        跑了十多分钟,两人已经跑出青龙集的街道外。展高飞回头看了一眼,那人一米七左右,身形也跟自己一般壮实。瞧他那模样,似乎是经三路派出所的民警,因为展高飞第二次去派出所的时候,刚好被他问过话。

        迟伟嘿嘿一笑,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展高飞木然而立,道:“我没杀人?!?br />
        迟伟笑道:“那你跑个屁???”

        展高飞哑口无言,哼了一声说道:“锻炼身体,怎么的,犯法?”

        迟伟冷冷一笑,说:“确实犯法,不过犯的是怂恿青少年学生组建黑社会的法。好了,有名有姓,跑的掉吗你?家里还有个女儿呢,别让我们太费事?!?br />
        展高飞的脸色如同猪肝一般,直勾勾的望着迟伟不做声。迟伟走到他面前,从腰间摸出一副手铐。展高飞慢慢的伸出双手,刚要触及手铐时,却猛的向上一抬,双拳打向迟伟的下巴。迟伟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将手铐劈头砸向展高飞,展高飞纵身跃起,一套连环腿踢在迟伟的胸口上。

        迟伟闷哼一声,只觉得胸口处火辣辣的疼。展高飞也不好过,被手铐砸的满脸是血。迟伟缓了口气,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展高飞的臂膀,抬膝顶在展高飞的小腹部。展高飞硬挨了这一下,却同时用手肘给了迟伟两下子。

        可惜他心虚,面对警察时的胆怯和畏惧决定他不是迟伟的对手。半分钟后,鼻青脸肿的展高飞痛苦的躺在了地上。迟伟捡起手铐,一把将他拷了起来,冷冷的道:“好啊,又多了一个拘捕的罪名。展高飞啊展高飞,你他妈带坏了多少学生!”

        展高飞咬了咬牙,一句话也没有说。

        学校那边,秦一燕在生活老师的带领下直奔女生宿舍。生活老师原本建议从初三年级的第一间宿舍搜起,却被秦一燕拒绝了。秦一燕面色凝重的说:“不必那么麻烦,就查一下黄舒雨、吴丽萍她们的宿舍?!?br />
        生活老师确定她们住在307宿舍,带着秦一燕走了进去。外表上看,这件女生宿舍和别的宿舍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拉开她们的公用衣柜,形形*的化妆品和丝袜、手机等物品,全都证明了她们的生活方式和普通的女学生完全不一样。

        生活老实愣了一下,道:“这?我们每个星期都检查的,怎么就没发现???”

        秦一燕没理她,又拉开衣柜中间的那个抽屉。抽屉里面,一个薄薄的蓝色书包叠的方方正正,静静的塞在抽屉最里面。

        秦一燕拍了照片,发送给了柳南禾。柳南禾随即将照片发给了冯永帅,让他去询问苗妙瑾的父母,看看这个书包是不是她的物品。两分钟后,冯永帅回复道:“是她的?!?br />
        秦一燕将书包包了起来,面色复杂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教室那边,秦一燕所教的那个班级的班长黄舒雨以及吴丽萍等女同学也被孔兴德叫到了办公室。十多分钟后,苗妙瑾的父母也赶了过来,这几位女同学的家人也收到消息,匆匆忙忙的在办公室里会聚。

        看到那么多警察,这些父母还以为他们的孩子出事了,个个脸上带着紧张而担忧的神情。待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一个个又放下心来,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耽误她们学习怎么办?再过几个月就要考高中了,耽误她们的未来,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么?”

        冯永帅面色沉重的扫了他们一眼,道:“很可惜,她们不能再参加今年的中考了?!?br />
        “为什么?”

        “出啥事了,凭啥???”

        家长们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秦一燕把苗妙瑾的书包轻轻的放在桌上,道:“因为,她们是杀人的凶手?!?nbsp;       
    【网站地图】

  • 牢牢抓住新时代广东发展的关键重点——三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2-16
  •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 2019-02-16
  • 铜梁区旧县街道:全面提升执行力 推动工作落地见效 2018-12-24
  • “基因魔剪”安全性再遭质疑 2018-12-24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8-12-2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8-12-13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回复@笑傲江湖V:蠢货!就算用刷点软件也是有成本的啊,一个点击一分钱,也得七十多万,咱钱再多也不会这么烧吧? 2018-12-06
  • 中生代女演员“不用焦虑” 2018-12-06
  • 国地税怎么又合并了呢 一般来看 这是种集中资源的举动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