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日报开放谈: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04-19
  • 朔州市人大常委会任免名单 2019-04-17
  • 国内美少女《缘之空》穹妹COS 还有妹子私人写真 2019-04-13
  • 天津:端午节民俗地图  “铁面柔肠”——五毒饼 2019-04-11
  • 货币金融安全应该已经迫在眉睫,应该成立党中央牵头的货币管制委员会,必要时采取非常规手段以保无虞。 2019-04-09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基层调研行” 2019-04-09
  • “网红”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04-09
  • 东于哲新歌《黑白说》北京首唱 上演双雄对决的fight show!东于哲 2019-04-09
  • 201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 2019-04-07
  • 坚持问题导向 从严整改到位 刘强来吉督导 胡世忠王少玄陪同 2019-04-07
  • 挪用近30万报纸征订款赌博 河南一报社聘用制干部获刑 2019-04-04
  • 韩国考虑重启朝鲜旅游项目--旅游频道 2019-04-04
  • 南海网专题报道:2016海南国际旅游岛五一房展 2019-04-04
  • 全国空气污染地图 大家来吐霾 2019-04-04
  • 北京市纪委监委通报:副局级干部55次坐头等舱被处分 2019-03-31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68283-33400584/

    卷七 料峭春风吹酒醒 第七四七章 求援
        钱忠泽骂了一声,这李有源一大早怎么跑到家里来了?自己正为家中进贼而心烦,他又跑来凑什么热闹。但李有源既来了,必是有什么事情要禀报,倒也不能拒绝不见。于是钱忠泽吩咐夫人和钱杏儿道:“你们娘儿两仔仔细细的查勘一番,看看除了那镯子,到底还丢了什么?我去见见李管事,也不知一大早跑来添什乱?!?br />
        赵氏忙点头答应,钱忠泽阴沉着脸出了密室急匆匆前往前院。只见李有源正焦急不安的站在前院之中来回踱步。钱忠泽咳嗽一声道:“李管事,一大早的来我这里有什么事么?”

        李有源转头看见钱忠泽,忙快步迎上前来。走了快了些,脚下打了趔趄差点摔个嘴啃泥。

        “东家啊,大事不好了。楼子里……出大事了?!崩钣性创趴耷凰档?。

        ……

        万花楼后院之中,钱忠泽脸色铁青的站在空地上,几名护院躺在他面前的地面上。请来的郎中正在给两个腿上冒着血水的护院包扎,两名护院哀嚎之声震动天地,疼得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郎中包扎完毕,起身来对钱忠泽躬身。钱忠泽拱手道:“张神医,有劳了,不知伤势如何?!?br />
        “钱东家,伤势颇重,但性命无碍。只是这非刀剑之伤,而是火器击穿腿骨筋脉,这下半辈子怕是难以站立了。老朽无能,火器之伤并不知愈合之法。肉里似乎还有异物存留,老朽也无法取出。除非挖肉取物,老朽却没这手段,还望另请高明?!闭派褚揭允迪喔?。

        张神医话音落下,躺在地上的两名护院更是惊天动地的叫了起来:“哎哟,哎呦,这下可完了,我们可废了。下半辈子要成瘫子了??闪壹疑嫌衅呤夏?,下有三岁孩儿,一家大小靠我们养活,这不是全完了么?东家,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我们是为了东家办事才落得这般下场的啊。东家啊……”

        钱忠泽皱眉喝道:“莫吵,谁说我不管了?你们放心便是,我定会请名医给你们医治。就算医治不好,也会给你们个交代的?!?br />
        “好好,那才像话。哎呦,哎呦,可疼死老子了。疼??!”两护院大声呻吟道。

        “多谢张神医。有劳了?!鼻以蟪芍泄笆?。

        张神医笑道:“不谢,诊资十两,承惠了?!?br />
        钱忠泽脸上肌肉跳了跳,回春堂这位张神医果然黑的很,什么都没干,十两银子到手了。

        “给银子,送神医?!鼻以蟀谑值?。李有源忙付了银子,打发张神医走人。有杂役将两名护院抬去别处安置,钱忠泽站在原地负手看着灰蒙蒙的天出神。

        李有源凑上来到:“东翁啊,这件事,我觉得甚是蹊跷啊?!?br />
        钱忠泽皱眉道:“如何蹊跷?”

        李有源道:“贼人自称是什么普陀岛鲨鱼寨的海匪,可这山寨根本从未听说啊。自前年剿灭桃花岛海匪之后,听说宁海军陆续清扫数处散落海匪,早已肃清浙东匪患,哪里又冒出来什么鲨鱼寨海匪?胆子这么大,跑到城里来犯案?”

        钱忠泽皱眉道:“倘非海匪,那是何人?”

        李有源想了想低声道:“东翁,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说了怕引起大波澜?!?br />
        钱忠泽喝道:“什么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的?说?!?br />
        李有源忙点头,凑在钱忠泽耳边低声道:“东翁,我听后街上的百姓们议论,说有一辆马车事发之后在后街木牌楼下接应贼人。有人认出了那马车是……杭州林家的马车?!?br />
        “什么?当真?”钱忠泽嗔目叫道。

        “绝对是真,不止一个人看到了,咱们家追出去的人也看到了。那马车上有林家船行的记号。那时天已经蒙蒙亮,林家船行的大船标记又显眼,很多人都瞧见了?!崩钣性吹蜕?。

        钱忠泽喝道:“你怎么不早说?混账东西。果然是他,我适才就在想,什么海匪强人,这也太离奇了。多半是他。你这么一说,岂非坐实了是他么?好啊,林觉这小子胆子可飞了天了,居然干出这等强盗之行。我不答应他赎人,他便跟我来这一手?!?br />
        李有源咂嘴道:“东翁,不是我不说,兹事体大,实在是要慎重啊。我也一下子想到了林觉。但那林觉是朝廷官员,又是王府的女婿,我也吃不准,一旦弄错了,那可了不得。再说了,即便是他,东翁又能如何?咱们斗不过他啊,又没有人赃并获?!?br />
        钱忠泽骂道:“我斗不过他,有人却敢动他。你立刻跟我去知府衙门。对了,有没有派人去盯着林觉?莫叫他跑了。城门一会就要开了,决不能让他们将人送出城去。我去请康知府将各城门封锁起来?!?br />
        李有源忙道:“倒忘了康知府和东翁是好朋友了,那倒是不用怕了。东翁,据说那林觉今日要带着家眷离开杭州回京,据说是乘坐王爷的龙首大船,今日上午便动身?;岵换岷头⑸氖掠泄亓??”

        钱忠泽更是瞪大了眼睛咬牙道:“好,好,原来如此。原来今日便要离开杭州,而且是用王爷的座船打掩护。嘿嘿,这叫欲盖弥彰。十之八九是这小子干的。赶紧备车,去见知府大人?!?br />
        钱忠泽和李有源冲进知府衙门的时候,康子震刚刚起床洗漱。小妾正替康子震打理一头乌黑的发髻,康子震不时捏着小妾柔软的屁股享受那惊人的弹性。这小妾是康子震到杭州才新纳的,正得康子震喜欢。

        之前在岭南小县当县令的时候,康子震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也能和他所羡慕的那些人一样,老牛吃嫩草,一大把年纪还能纳个粉嘟嘟水灵灵的小妾伺候自己??底诱鹬岸杂谀切┖烂糯蠡Ы科廾梨男形勾蠹颖摅?,但轮到自己发迹的时候,康子震发现原来自己也不能免俗。

        当然,康子震自有一番宽慰自己的理论,那便是来自圣贤书上的圣人之言:食色,性也。圣人真是个好人,总是能给读书人一些开脱的理由,让这等事也变得光明正大起来。

        小妾扭着腰肢在康子震怀里蹦跶,刺激的康子震又有些想法??底诱鹱源蚰闪苏庑℃?,算是真正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叵胫暗乃暝?,和自己那个毫无趣味面目可憎的糟糠之妻同床共枕了十几年,而且居然还生了三个孩儿??底诱鹁醯米约阂郧肮眉蛑碧嗔?。

        师爷在门外禀报了钱忠泽求见的消息,这让已经有些兴致盎然将手已经插到小妾衣衫里游走的康子震有些泄气。这个钱忠泽来的真不是时候,很煞风景。

        小妾笑嘻嘻的推开康子震要替他更衣见客,康子震却搂住不放,笑道:“这等商贾,让他候着便是。我乃堂堂知府,他想见便能见的?商贾就像是你们女人,不能太惯着,否则‘远之则怒,近之则不逊’?!?br />
        小妾娇嗔不依道:“人家钱东家可算是帮了老爷不少忙。老爷来杭州很多事都是他帮着出头的,不然可未必能站稳脚跟。光是花界那些东家的助役银子,还不是人家钱东家出头施压的?钱东家不还给了老爷不少捐助的银子么?老爷上回说要筑坝修堤,银子紧缺,人钱东家一出手便是十万两,可算是积极呢。其他商家可没这么大方的?!?br />
        康子震拧着小妾的粉脸笑骂道:“小东西,倒是教训起老爷来了,是不是得了他钱家好处了?你懂什么?他巴结我,是要我替他办事。他钱家和林家有过节,老爷我上任之后,他希望我帮他对付林家。上次宴席你不也在么?他要我将林家船行的漕运给拿了,不让林家做这笔生意,瞧见没?他自己都已经不做这一行了,却还不肯放过林家?!?br />
        小妾嘻嘻笑道:“奴家可不懂你们男人的事情,但老爷也不能太怠慢了他。对你巴结的反倒不在乎,那算什么?岂不寒心么?”

        康子震凑上去在小妾脸上嘬了一口道:“是是是,我的心肝儿,你说的是。巴结老爷的自然是要给好脸色的,不然我心肝儿天天巴结老爷我,岂不是要多心?心肝儿,今晚咱们玩个玉人品箫的花式如何?”

        小妾红着脸推开康子震的嘴巴道:“去去去,老不正经的?!?br />
        康子震哈哈大笑着起身来,这才换上官服出房去见客。出得房门,脸上已经是一片肃然之色,化身为一个一身正气的好官的模样。

        大堂侧首的小厅之中,钱忠泽却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倘若不是觉得太过唐突,他都要冲进后堂之中了。

        “钱东家,这么早来见本官所谓何事?”康子震大声说道。

        “康大人呐,给老朽做主啊。您可得帮帮老朽啊?!鼻以笠谎奂娇底诱?,仿佛见了救命稻草一般,噗通跪地,磕头大叫起来。

        康子震吓了一跳,忙让他起身来说话,接下来钱忠泽和李有源一个说一个补充,将凌晨发生在万花楼中的事情一五一十禀报给康子震得知。

        康子震整个人的表情是僵硬和震惊的,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不出声。钱忠泽看着他表情不对,忙问道:“康大人,老朽知道这件事怕是很让您为难。但那林觉身为朝廷官员却做出这等有违朝廷律法之事,冒充海匪作案,哪里还是朝廷官员所为?这就是强盗啊,就是土匪啊。您不管,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去管了?!?br />
        康子震皱眉喝道:“莫吵,让本官想一想?!?/div>

  • 人民日报开放谈: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04-19
  • 朔州市人大常委会任免名单 2019-04-17
  • 国内美少女《缘之空》穹妹COS 还有妹子私人写真 2019-04-13
  • 天津:端午节民俗地图  “铁面柔肠”——五毒饼 2019-04-11
  • 货币金融安全应该已经迫在眉睫,应该成立党中央牵头的货币管制委员会,必要时采取非常规手段以保无虞。 2019-04-09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基层调研行” 2019-04-09
  • “网红”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04-09
  • 东于哲新歌《黑白说》北京首唱 上演双雄对决的fight show!东于哲 2019-04-09
  • 2018中国风险投资论坛 2019-04-07
  • 坚持问题导向 从严整改到位 刘强来吉督导 胡世忠王少玄陪同 2019-04-07
  • 挪用近30万报纸征订款赌博 河南一报社聘用制干部获刑 2019-04-04
  • 韩国考虑重启朝鲜旅游项目--旅游频道 2019-04-04
  • 南海网专题报道:2016海南国际旅游岛五一房展 2019-04-04
  • 全国空气污染地图 大家来吐霾 2019-04-04
  • 北京市纪委监委通报:副局级干部55次坐头等舱被处分 2019-03-31